相守60载的旷世之恋:有一种爱情,叫李光耀和柯玉芝


说起神仙美眷,我们总会首先想到钱钟书和杨绛,一辈子相知相守,真正的soulmate。
近来读李光耀回忆录,才发现,不远的新加坡,居然也有这么一对伴侣,一生相守相爱得那么高级。
 在知乎上有个问题:



到底是什么样的爱情故事能感动这么多人?忍不住拿出来跟你们分享。


01

旗鼓相当的对手


李光耀从小成绩就十分优异。

他一路顶着学霸名号,顺风顺水的考上了新加坡顶级牛校莱佛士书院,但上了大学的他却受到一点小小的挫折
没想到,一向无敌的李光耀频频输给一个女孩子——她是这所男校唯一的女生,也是唯一一个成绩赢过李光耀的学生。
校长让这女孩给李光耀颁奖,他终于得以见到她的真面目——她叫柯玉芝

那时,他们的关系是竞争对手,也是一对惺惺相惜的学霸朋友:彼此默默较劲,又忍不住互相叹服。
后来李光耀回忆说,他们绝对不是一见钟情。但他们“性格上合得来,加上心灵相通”“世界上不会再有人如她和我志同道合,于是我们相爱了。”

两人在一起后,面对的第一关就是父母。

柯玉芝的父亲柯守智是华侨银行的总经理,属于新加坡的上流贵胄,父母对她的期望很高。
而这时的李光耀还是个身无所长的毛头小子,年纪又比柯玉芝小,完全不符合柯家对女婿的要求。
但李光耀知道,恋爱关系中最需要的就是平等和信任。为了证明自己,也能让女友家更好的接纳自己,他决定去英国留学深造。
1946年,他获得了英国女王奖学金,之后远赴剑桥读法律。

临走之前,他忐忑地问柯玉芝:“你愿意等我吗?”

柯玉芝反问:“你知道我比你大2岁半吗?
李光耀回答说:“我不但知道你比我大,我还考虑的清清楚楚。我少年老成,要找的就是和我自己一样成熟的伴侣。”
李光耀的坚定让柯玉芝放下了顾忌。但这对年轻的恋人随之面临的就是相隔大洋的异地之苦。

02

主动出击的恋人

1946年9月16日,李光耀在23岁生日这天出发去英国。他在回忆录上写:“我搭上大不列颠号客轮,在甲板上向她挥手告别,她热泪盈眶,我也不禁掉下眼泪。
等李光耀顺利完成学业回国,最快也需要三年时间。而那个动荡的年代,三年时间裹挟着的太多的不确定。
此时柯玉芝有了一个主意。她不一定要被动等待,她也可以去英国找他,主动争取自己的幸福!

为了更快相聚,柯玉芝也开始全力以赴争取赴英奖学金。

英国女王奖学金在新加坡一年只有一个名额她又是一个女子在女性普遍弱势,地位和受教育机会远不如今天的上个世纪,谈何容易?
但柯玉芝居然第二年就成功了!

1947年,柯玉芝也追到了剑桥两人又一次做了同学,经历了分隔考验的恋情也进一步升级——

柯玉芝到剑桥的第三个月,两人在没通知双方家长的情况下,就秘密在英国注册结婚了。
婚后,他们把婚戒悄悄藏在胸口,恩恩爱爱地当起了学霸夫妻。

之后,柯玉芝用了两年时间就考取了法科双重第一荣誉学位,也是亚洲第一个考获一等荣誉学位的女性李光耀随后也获得双重荣誉第一学位,位列榜首。李光耀随后也获得双重荣誉第一学位,名列榜首。

两个相爱的人互相鼓励打气、扶持帮助,充实地度过了在剑桥的时光。
直到1950年两人返回新加坡,两家父母才得知他们结婚的消息,大吃一惊。
但此时学成归国、当上律师的李光耀已经有了底气,他真诚又隆重的登门柯家,正式提亲。
这一次他终于得到了娘家的认可,二人在莱佛士酒店庄重补办了婚礼。

李光耀与柯玉芝婚礼照片


婚礼上,李光耀甜蜜又幸福地说:

“我想和同一个女人结婚两次,不犯法吧?”


03

最得力的伙伴

回新加坡之后,这个小家庭很快就迎来了三个新成员:

长子李显龙、次女李玮玲、幼子李显扬。

李光耀、柯玉芝与长子李显龙合影

养育三个孩子花销很大,但从律师转而从政的李光耀一直薪资不高。

好在柯玉芝是个仗义的妻子,也是个十分能干的事业女性。她一句话就帮李光耀解决了后顾之忧:“钱不够,到我律所来拿!”

柯玉芝是那个时代屈指可数的女精英,又是律师事务所的资深合伙人,靠着她的高薪才得以支撑起这个家

1965 年,李光耀与孩子们下棋


不仅如此,柯玉芝还是李光耀工作上最得力的助手和伙伴。
她凭借着自己的法学素养,一次又一次的为李光耀拟写演讲稿、修改在国会和访问中讲话的文字记录。
在李光耀为工人运动辩护时,刚生完儿子还在休产假的柯玉芝就不分昼夜帮他修改声明。
光耀当选立法议会议员后,柯玉芝又连夜帮他起草了人民行动党的党章,还召集了创党成员的妻子,为上台的人缝制徽章。
马分家,新加坡被迫独立,柯玉芝草拟的分离协议法律文书用词精准严谨,作为马来西亚联邦修正宪法的一部分,在联合国记录在案。
每次马来领导人恐吓新加坡要切断水供时,这份清晰庄严的分离协议都会让新加坡人无比安心,因为联合国安理会一定会站在他们这一边。



李光耀说:“我的妻子芝,是我力量的泉源。在评断谁不能信赖方面,她经常准确无比。只要她对别人的看法有所保留,我都会认真对待。”

在新加坡所经历的无数里程碑中,柯玉芝都扮演的重要的角色,可以说,柯玉芝对新加坡的价值完全不亚于李光耀。

04

婚姻中的舵手

柯玉芝曾说,她也跟所有传统女士一样,“穿着旗袍,走在丈夫后面,如同一位亚洲社会的贤惠妻子。”

但李光耀知道:“芝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传统女性。”她有自己的追求和理想,热爱文学、古典音乐和植物学,健谈而机智,更追求婚姻关系中的平等不管对方是什么身份。

两人的女儿李玮玲曾在书中写道:有一次,母亲委婉地抗议父亲要她做的一件事。

“亲爱的,这是一种伙伴关系。”已经是新加坡总理的父亲敦促道。

“但这不是平等的伙伴关系。”母亲不卑不亢地回答道。

还有一次,李光耀的旧跑步短裤的松紧带松脱了,他想让柯玉芝帮他缝补。

但当时柯玉芝视力退化,她直接告诉丈夫“如果你这是要我证明对你的爱,那我会试着做。”

看到母亲软刚父亲,感觉气氛不对的女儿赶紧打岔,把这件活儿揽了过来。

柯玉芝就像一个智慧的舵手稳稳把控着两人婚姻的航向。

她说:“我们从不争吵,我们是彼此的知己。”在平等和尊重的前提下,他们的感情也愈加深厚。

 无论国际国内,出入任何场合,总能看到李光耀和柯玉芝

 手牵手,挽着对方


李光耀准备接受采访,柯玉芝亲自为他补妆


李光耀准备接受采访,柯玉芝亲自为他补妆



05

风雨相随

就在两人携手走过第56个年头时,噩耗来的毫无预兆。
2003年,柯玉芝在陪同李光耀访问英国,突然中风。
虽然经过及时抢救没有性命之忧,但这次中风让她失去了左眼视力,生活质量受到很大影响。



在这之后,夫妻二人角色对调,柯玉芝成为李光耀的中心。李光耀说:“我开始天天绕着她转。”
李光耀对妻子的爱护和照料,从来没有因为公务繁忙而减少。
柯玉芝说:和医生相比,我还是更喜欢我丈夫照顾我
于是,李光耀每天敦促妻子吃药,并且有他能记住她复杂的吃药顺序
伺候妻子吃饭,并捡起她不太灵活的左手掉在桌上的食物吃掉;
帮助喜欢游泳的妻子亲自试水温,检验环境,陪她放松心情;
即使有可佩带的电子血压仪,还是坚持亲自每天给妻子量血压,因为妻子说喜欢让丈夫给她量。
这些温情的小事,都是两人深厚感情的自然流露



不幸的是 ,5年之后,柯玉芝又一次中风了。这一次情况更加严重,不能动弹,也不能讲话,每天只能卧床。
但李光耀一样有办法。
他每天下班后都会花两个小时和妻子聊天,讲述当天发生的事,给朗读她最喜爱的诗歌。
由于这些书太厚重,李光耀把它们放在乐谱架上。
有一晚,他给妻子念诗时累得打盹,结果一头撞在金属制的乐谱架上,挂了彩。但他只怪自己太不小心,每晚仍坚持为她朗读诗歌。



虽然柯玉芝不能说话,但她头脑是清醒的,她完全能够感受到来自丈夫深厚的爱。
当时,医生断言柯玉芝最多只剩几星期的生命,但在李光耀的悉心的陪护下,她又顽强地坚持了两年,直到 2010年10月2日逝世。
李光耀说,他那时一直在读基督教的婚誓,为这句话深深打动:“无论生病或健康,无论境遇好坏,相亲相爱,相互扶持,相互珍惜,至死不渝。我告诉她会尽量陪伴她,能多久就多久,她是明白的。




06

最后的告别

在柯玉芝的葬礼上,李光耀动情地说:“我和妻子自1947年便在一起,超过了我们四分之三的人生。我对她逝世的悲伤非言词所能表达。但今天,回想起我们共度的日子,我要选择歌颂她的人生。
我们在一起的 63 年,我有珍贵的回忆。没有她,我会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人,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
遗体告别的时刻,李光耀放了妻子最爱的音乐,并把玫瑰放入棺中,一次次亲吻她的额头。


新加坡著名社会批评家林宝音曾这样描述李光耀:专职独裁、务实、少动情。


是的,李光耀几乎没有当众暴露心中的脆弱。
但在妻子的追悼会上,这个孑然一身的老者,却有着掩盖不住的悲恸


两人相伴超过60年,鹣鲽情深,这种纯粹真挚的感情,让所有人羡慕不已,他们不但是夫妻、恋人,更是彼此的灵魂伴侣、精神支柱和最好的朋友。

1988 年,柯玉芝在罗马许愿池边投硬币许愿



看完他们的爱情故事,最深的感受是:
柯玉芝才是那个牢牢把握着婚姻关系的主动权,引领二人的御夫大师啊!
她愿意主动争取所爱面对困难迎头而上;
她敢于奉献牺牲,做对方的力量支柱,用能力来证明价值;她懂得爱的真谛,不仅有理性的支持,也有适时的依赖;
她明白保留自我,不依附不盲从,这和爱并不冲突。
通透、如此智慧、如此高级。


李光耀和柯玉芝在杜莎夫人蜡像馆的蜡像


经常有人问,怎么样才能获得一份纯粹的爱情、完美的婚姻?
这样珍贵的东西不会平白无故砸中你,而要靠爱来经营
  只有自己先成为更好的爱人,才配拥有更好的爱人。